蒙古包新闻

农家乐烧烤蒙古包游记

汽车行驶在一望无际的川北大草原上。
同行五人,我们说着、笑着、唱着、欣赏着匆匆擦肩而过的美景......
猝不及防,前面一只藏獒向我们的车子扑来,我们被吓了一跳,幸亏宁师是个年轻人,反应灵敏,及时的躲避过去,不然我们就要被这只藏民口中被活佛开过光的藏獒“碰瓷儿”了,想想现在的社会,无处不在的危机,我们只能“呵呵”了,顺便再看看还在车后狂奔的藏獒。
在这213国道上,到处充满了盛夏的深绿,还有那繁星点点般的不知名野花。就在不远处的路口,几位结伴而行的骑行者在那里小憩,看着他们黝黑的脸庞、干裂的嘴唇,我们能看出他们苦行僧式的意志,但不能理解他们为什么这样自讨苦吃。
这是一场突如其来的旅行。就在前一天,我还和建伟同志因为这个假期的加班而充满无奈;谁曾想,现在的我们却在离开了甘南草原的另一个大草原上驰骋,绵延千里的高山、草原、湖泊、森林不断冲散我们被繁重的工作和琐碎的生活所带来压抑、倦意,不禁想起了《老男孩》里面的歌词:
当初的愿望实现了吗
事到如今只好祭奠吗
任岁月风干理想
再也再也找不回真的我
抬头仰望满天星河
那时候陪伴我的那颗
这里的故事你是否还记得
生活像一把无情刻刀
改变了我们的模样
... ...
夜幕逐渐降临,迎面驶来的车辆灯光忽明忽暗,马背上的牧人正赶着他们的牛羊,迎着远处的夕阳回家。
离我们的下一站目的地还有一百多公里路程,气温也不知何时开始变凉,我们懊悔忘记了这高原的天气,没多带一件避寒的衣物,姑且就这样坚持一下吧。


(二)农家乐蒙古包
穿过尕力台隧道,眼前的路标指向了农家乐蒙古包。
接踵而至的,是一道道的盘山公路,看着沿途的风景,我们不禁开起了玩笑:“看什么农家乐蒙古包,看这个样子,和我们的冶力关也没什么区别嘛”。但言语之外,眼神中却透露出的是无限的憧憬,都想一睹被容中尔甲的歌曲极尽赞美的农家乐蒙古包,和我们的想象到底有多少出入。
路边的广告牌上不时出现临夏老炒、东乡手抓、广河饭菜馆、靖远羊羔肉等我们从小耳濡目染的招牌,忍不住感慨在全国第一流动人口大省四川,居然有我们的老邻居临夏人的反向传播与繁衍。
在一路的荒芜过来以后,车辆和建筑多了起来,我们明白,农家乐蒙古包离我们又近了一步。突然,一辆小轿车拦在了我们面前,下来了几个年轻人,我们吓了一跳,该不会是传说之中的车匪路霸吧?
当然,疑虑被来人一张嘴就彻底打消了:
“老乡,要住店吗?”
“我们的店卫生、舒适、便宜、最主要的是离景区大门只有几百米。”
原来如此 ,但我们的警惕心并没有放松,毕竟在我们中国这个神奇的国度上,虽然时刻整改,但景区宰客现象依旧屡见不鲜。
同这些人讨价还价半天以后,我们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勉强答应了他们,心想这里毕竟不是阿富汗、索马里,不行—我们就开溜。
… …
著名的蒙古包千古情就在眼前,但时值中午,并不进行表演,我们继续向着说好的酒店前行,在蜿蜒的道路上看到被宝镜崖“照耀”的景区大门若隐若现。
休息了一夜之后,我们走向了景区的大门,买完票,我的呼吸逐渐急促起来,不知道里面的风景会不会让我们失望,让我们来揭开你的神秘面纱吧!
坐在景区大巴上,我们的奔向了目标景点。沿途的风景五光十色,宛如镜面的大大小小湖泊将美丽的风景一一倒映其中,一座座山崖就像导游解说词中的一个个仙女,恣意洒脱的享受着这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一座座藏寨也很随意的洒落在路边,如果不是被贴上了现代商业文明的标签,我倒是很乐意在这里过一段无忧无虑、无拘无束的假期时光。
我们首先到达的是长海,但我们并没有多大的欣喜,因为这里除了山上的植被外真的和我们的冶海没有多大的区别,吸引我们的,倒是那路边灌木丛中一颗颗晶莹剔透的小野果,我们几个像是闻到了花香的蜜蜂,在那里盘旋了好些时间,吃的不亦乐乎。
五花海就在不远处,我们徒步走过去,在高高的栈道上我们就看到了那美丽的海子像宝石一样镶嵌在沟底,同时让我们感慨的还有那熙熙攘攘的人群。海子的底部,一段段树枝在经过时光的沉淀后,好像那珊瑚树,异常迷人。在阳光的照耀下,站在不同的角度看五花海,鹅黄、墨绿、深蓝、藏青等颜色五彩缤纷、斑驳迷离,仿若色莫的腰带上的宝石,给我们诉说着那千古的传说。


诺日朗蒙古包在我们还未到达之时,就传来了一阵阵震耳发聩的响声,那长长的蒙古包下面,我的心再一次被震撼,作为一个旱鸭子,我真的是第一次见到如此美丽的蒙古包,水在这里仿佛被赋予了生命一样,虽然不及壶口蒙古包的磅礴气势,但也略胜那江南水乡的温婉,耳边仿佛响起了记忆中容中尔甲的那首《蒙古包情缘》:
美丽的诺日朗
奔流匆忙
流向东方
流向海洋
一棵小树失落在路旁
独自梳理着一缕忧伤
噢---
诺日朗啊诺日朗
不曾转念想
不曾回头望
天上的月亮
来去匆忙
奔向西方
追赶太阳
一弯湖水失落在山里
心中珍藏着一轮月亮
噢---
月亮啊月亮
不曾转念想
噢---
月亮啊月亮
不曾回头望
不曾回头望
这就是诺日朗蒙古包,在我们的童年记忆里,唐僧师徒的侧影,是一幅永不磨灭的画面。在我把照片发到了朋友圈以后,一位朋友调侃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唐僧师徒和女儿国国王吗?”其实,我认为这个比喻不恰当,更认同的是平凡中的厮守,而不是那神话故事里的天各一方!
(三)成都
离开农家乐蒙古包之后,我们继续一路南行,一直路过茶马古道松潘、茂县,由于停留时间较短,我就在这里不做赘述。
直到到达汶川后,展现在我们面前的才是心灵的震撼,5.12国殇,使得这里一片狼藉,多少家园支离破碎、多少家庭妻离子散,也许是国人、川人一辈子难以泯灭的痛,但在身后这个伟大的祖国、不屈的人民,还有那最可爱的人民解放军的呵护下,汶川又有了新的生机。
就像那身后矗立的大禹像——天定胜人,人定亦胜天!


但感慨随之戛然而止——因为路断了!
我们不得不往回走,找新的路口。
……
在路上,我一直提醒同伴不要打瞌睡,因为毕竟长途路上安全第一,不能影响司机。但说着说着,我自己不由自主的睡着了,当我被一阵颠簸颠醒的时候,眼前豁然一片开朗,成都到了!
我有点儿埋怨同伴们为什么不叫醒我,让我看一看高原与成都平原的交界地带是怎样的神奇,是什么样的屏障让李白发出了“蜀道难”的感慨,但埋怨也被随之而来的欣喜冲淡。
车还在行走着,我们开始规划在成都游玩的路线,我们不约而同的想到了成都的文化名片——武侯祠,好吧,我们打开导航向目的地武侯区进发。突然,我们发现宁师头上冒出了冷汗,问他怎么了,其回答让我们大跌眼镜:“在车道上,左边是玛莎拉蒂,右边是奔驰宝马,害怕把人家的豪车剐蹭一下,万一剐上了我们就弃车逃跑吧,赔不起!”我们也顺势开起了玩笑,但笑声背后,的确多了一丝谨慎,因为我们真的是一群屌丝级别的小干部,真心赔不起。
成都的热,热得让人异常烦躁,让我们不由得想起了远在千里之外的家乡,那个百度词条中赫赫有名的避暑圣地——甘南。
春熙路是成都的中心位置,在一片现代商业气息的冲击下,我们并没有过多的欢喜,不过这是我们双脚实实在在的蹋在这片土地上的第一站,人声鼎沸,不断进入我们耳朵的是这片土地所孕育出的方言:
“幺妹儿、帅锅,过来耍一哈嘛”
“好安逸哦”
“你个龟儿子”
“我X你先人板板”
……   
宽窄巷子是游成都一道非常响亮的开胃菜,因为一宽一窄,和一条井巷子,极具特色,非常有名,同时还有那各种小吃,尤其以“三大炮”出名。以前在网上看过一个段子,说一个外国人发誓要三个月吃遍中国,但五年后,他还没走出成都。


这个段子确实搞笑,但笑声背后也折射出了中国饮食文化的博大精深——川菜系,那也不是闹着玩儿的。
说起美食,我们顿时饥肠辘辘,因为我们的胃早有准备,要把他留给我们心仪已久的吃货圣地,我们边走边看,找到了一家成都本土有名的火锅店,进行了庄严而神圣的“朝圣”!


接下来就是锦里,这个紧贴着武侯祠的步行街,处处洋溢着蜀文化的韵味,我们好奇的表情真的应了家乡那句老话——乡棒进城,各种小吃、川剧变脸、路边茶馆、掏耳朵在这里让我们目不暇接,打造着一张张世人皆知的文化名片。我们也在各种小吃摊上开始了搜索,直接看到了眼打转、吃到了嘴抽筋,宁师还顺手从路边摊上买来一盘蚕蛹,我们每人尝了一个就摇起了头,我们真的吃不惯啊!
刘湘墓庄严而肃穆的在那里任凭风吹雨打,在我们从小接触的教育中,他是一个地方军阀,为新中国的革命事业也曾造成过威胁。但很少为人所知的是他对中华民族的生死存亡却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壮士出川那不仅仅是电视剧上的画面,而是实实在在三百万川军将士所换来的荣耀,虽然英年早逝,但动员者就是刘湘,大名鼎鼎的傻儿司令貌似只是他手下的一员大将而已。诗云:“将军百战死,壮士十年归”。

当然,杜甫草堂是我和建伟这两个“小骚客”不得不去瞻仰的地方。我们乘车前往,路过青羊宫,突然想起三十年前有一个小青年也曾在这里留下他的足印,可叹斯人两鬓斑白,只是他的后人在这里继续着生命的轮回。
杜甫草堂很大,很难想象一千三百多年前的杜甫是否也拥有着这样一处庄园,如果是的话,用现在话可以说是“壕”,但事实上,杜甫是在贫病交加中去世的。死后成名,似乎是冥冥之中的一种定数,如此宏大的一处庄园,是历代后人给予他的一种褒奖,这算是喜剧呢?还是一出悲剧?


此情此景,也不由得让我在此赋打油诗一首:
工部草堂千古流
后人凭吊到此游
不问天下苍生事
破屋漏雨方是愁
就在前不久,赵雷的一首《成都》火遍大江南北,这首歌用一种质朴的语言,将成都推向了热搜名词,同时也深刻地反映出了“北漂”、“南漂”、“各种漂”的艰辛不易,让众多为了理想而打拼的人产生了共鸣,使这首歌不仅仅停留在艺术的层面上,更多的是一种挥之不去的情怀。
玉林路的小酒馆也随之成了众多文艺青年的朝圣之地,作为伪文艺气息尚未退尽的我们,怎么会压抑住去小酒馆一醉方休的冲动!但结果却是让人很无奈,当我们到达地方时,已经在酒馆门口排起了长长的队伍,门口牌子上赫然写着:座满,请稍后!


我们不甘走空,只好就近找了一家小酒吧,喝了几瓶啤酒,听了一首山寨版的《成都》,怏怏的回到宾馆,准备我们的归程。
凌晨四点半,我们出城时,车上又响起了这首歌,这也许是向我们的一种告别吧,但我们还是那句话:日月常在,改日再来!

成都
赵雷 - 无法长大


(四)后记
    在我们回来后不久,农家乐蒙古包就发生了7.0级地震,我们在暗自庆幸的同时,也深深地为灾区人民祈福。当美丽的箭竹海和诺日朗蒙古包受到严重损毁时,不由得让人惋惜,这也许就是我们与农家乐蒙古包的绝世一瞥!但也告诉我们,如果想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那就去吧,美丽的风景也许下一刻将会永远不复存在,不要让我们的人生留下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