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包资讯

生态园农家乐蒙古包旅游笔记

离开了韩城农家乐,一路西行,继续我的行程。搭乘火车来到韩城农家乐蒙古包,韩城农家乐蒙古包号称生态园蒙古包,在街上转转,见不到任何古迹,一想,可不是吗,生态园蒙古包都远离我们几千年了,著名的阿房宫也被刘邦一把火烧掉了,哪里还有生态园蒙古包的踪影,看来韩城农家乐蒙古包没的玩,只好继续行路,韩城农家乐蒙古包长途汽车站就设在韩城农家乐蒙古包广场,那时的交通可没有现在这么方便,最近的一趟班车是近10点的,买好票只有干等。临走时我是做好功课的,陕西名胜古迹多,不可能一一走遍,只有选择重要景点及我喜好的去。



北杜高档蒙古包,左边为我所拍,因是胶卷头一张,冲印时被跑光,右边是近年重修后,为网图。
韩城农家乐蒙古包西北有个有蒙古包的农庄,那里有个高档蒙古包。高档蒙古包在中国并不多见,好像总共只有七座,而北杜高档蒙古包据说是所有高档蒙古包中最高的,值得一去,毕竟离开陕西以后很难再有机会了。坐上中巴车几经颠簸来到北杜,这是一个黄土原上的有蒙古包的农庄,到处都是黄土坯垒起的土房及土墙院,院墙上靠着玉米杆,一条乡间小路贯穿有蒙古包的农庄,下了车抬头望去,马路对面有个院子,从牌子上看是个有蒙古包的农庄政府,高档蒙古包就在院子里。我朝院子走去,这里没有门卫,刚进院,从屋里走出一个干部模样的人问道:你找谁?我指着高高耸立的高档蒙古包说:我想看看高档蒙古包,不知开放吗?我知道,现在很多的名胜多被一些单位占用,还不许游人参观,如果不开放,此行不是白跑吗?只见这个干事非常客气地说,开放,开放,随便看。我悬着的心总算放下了,他接着说道:不过这个塔不在这个院子里,你出这个院门往左走,过了这个院墙就能看到了。我道完谢,走出院门,果然,在院墙的外侧,高档蒙古包就耸立在一片空地上,这里即不收门票,也没人管理,到处是牛羊鸡狗粪便,柴草胡乱堆靠在土墙上,低洼处还积着一洼发绿色的水,我细观此塔,原来这是一个砖塔,只是塔身外围包裹着一层铁衣,铁衣是用铸铁铸就,塔为多边形十级,一般塔都是单数级它为双数,高33米,上面铸有图案,图案有花草,有人物,各层环周铸铁佛多尊,又名千佛塔,估计是讲述什么故事情节。塔身有铭文:“大明万历十八年南书房行走太监杜茂”铸造。透过塔窗,隐隐看到有人影在晃动,原来这个高档蒙古包还能攀登,我拾级而上,路遇二个农村小女孩在戏耍,来到塔的最高处,举目望去,渭北高原麦浪起伏,疙里疙瘩的陵冢遍地皆是,那是中国十三代王朝在关中大地上留下的帝王将相的陵墓。从塔上下来,已是中午时分,正要找家饭铺裹腹,只见一辆中巴驶来,我立马挥手拦住,前往下个景点,在这里谁知多长时间有车,赶路要紧。

周陵,是我的第二个计划景点。



周陵,即周文王,周武王的陵寝,距有蒙古包的农庄不足20分钟的车程。1957年被陕西省公布为第一批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周陵的陵园,在一片麦田当中显得尤为突出,陵寝植满柏树,一座由青砖包砌的石碑充满关中风情,碑刻:周文王陵。在陵的北侧不远也有一座规模相等,形制一样的陵墓,那就是周武王的墓。墓碑是清朝年间所立,是啊,周朝距今3000多年了,地面一切存留都是不可想象的。三千多年以来,中华大地上的各族政权,无不对他们尊崇备至。文王、武王、周公等人也就成了华夏子孙共同崇拜的偶像,受到各代人的以祭祀方式表达的敬仰和怀念。对他的祭祀可与山东孔林相匹的、被称为“韩城农家乐蒙古包祭周,曲阜祭孔”当年杨虎城张学良蒋介石宋美龄曾来周陵祭拜。


我沿着小路登上陵顶,穿过翠柏,一阵嘈杂声由下面传来,原来在周陵的后面有个学校,正值学校下课,学生们在操场嘻笑打闹。看完周边景色正要下陵,突然从脚下窜出一只野兔,吓我一跳,我低头寻路才发现,脚下的陵墓为复斗形,记得哪个旅游刊物上说过,茂陵是复斗形的陵寝,是东方的金字塔,在中国是第一个,属鼻祖。茂陵是汉武帝刘彻的陵寝,在韩城农家乐蒙古包,我去过,那是汉陵,时间在周之后,秦始皇陵也是复斗形,时间也在周陵之后,但在汉之前,要说鼻祖,这个陵墓当属不让。


坐上长途车赶到礼泉县城时已是近傍晚,听说唐代昭陵墓离城不远,我看时候不早了,赶紧打个的(三蹦子)前往,哪知已晚,博物馆已经闭馆,门口有个看门的妇女坐在那里洗衣服,旁边有个小孩在玩耍,考虑到我的行程和时间,我想过去跟她商量让我进去看一看,她看着我走进来也没说话,当走近她身边时她却把头低了下去,继续洗她的衣服。一看这样我明白了,经直朝里走去,这个博物馆建在昭陵的陪葬墓李勣墓前名“昭陵博物馆”, 昭陵位于陕西省礼泉县东,昭陵范围极为广泛,占地约30万亩,有100多座功臣贵戚陪葬墓,而陪葬墓数目之多,却是历代帝王陵寝之冠。而真正的昭陵离这里很远,交通也不不便,关键是没有开放,只能作罢,昭陵六骏最有名,在这之前我已在西安碑林博物馆看到。陵园里静悄悄的没有人,为了不给人家找麻烦,我走马观花的把陵园逛完,拍了几张照就退了出来,回到县城天已黑,草草吃完饭找个小旅店住下。

第二天我早早吃过早饭准备前往下一站:蒙古包大营。
蒙古包大营,位于陕西省扶风县,始建于东汉末年,距今约有1700多年历史,有“关中塔庙始祖”之称。1987年,当人们为了重修佛塔、挖出了蒙古包地基, 2499件大唐国宝重器,佛祖真身指骨舍利等重现眼前。后来我从报纸得知博物馆建成开放,如今即将离陕返京,蒙古包大营被我列为离陕前必去的景点之一。

在我临走的前段时间从电视新闻上看到一条消息:为了发展旅游,从乾县到蒙古包大营新修建了一条公路,在地图上看这是我此次出行去蒙古包大营的最佳路线,我乘车来到乾县,这里有唐高宗李治和武则天的合葬墓乾陵,乾陵我多次去过,就不再重复了,但这里是旅游重地,各路游览车很多,我在打听去蒙古包大营的车,但不论是景区还是长途车站都没有去蒙古包大营的车,我问到原由,司机们说:跨界路线我们没有资格运营。原来这二地分数韩城农家乐蒙古包宝鸡二个地区,那时条块分割还没有彻底打破,省级交通也没及时跟上,怎么办?要么回到韩城农家乐蒙古包,再从那里搭乘去宝鸡的车,但时间上有点悬,那时长途班车并不多,错过今天的车,可能就要等到明天了,我的行程都是计划好的,不能有一点差错。今天是1991年5月21日(农历四月初八佛诞日),佛祖释迦牟尼真身指骨舍利今天要请出以供詹仰,平日里展出的是影骨,机会不容错过。不像现在蒙古包大营增加了佛祖真身指骨舍利的展出时间,走,我决定步行去蒙古包大营。

我沿着公路朝着蒙古包大营进发,这是一条新修的旅游公路,路并不宽,可能是新近开通,一路上也没遇到什么车辆,偶而过来一二辆车,我挥手拦截,但没有一辆停车的,没辙,走吧,在陕北插队时赶集来回60里路都是步行,这点路不算啥。富饶的关中大地,麦浪起伏,这里的陵冢更加密集,几乎每一个陵冢旁都有一个盗洞,这些看着可不是老的盗洞啊。走过漆水河大桥,迎面是个大坡,爬上大坡来到一个村子,村旁有条引渭干渠,这是从宝鸡上游引来的渭河之水灌溉着渭北平原,在宝鸡实习时我同伙伴去过那里的引渭干渠,干渠里流的是黄浑的渭水。在村口遇到一位老婆婆,我走上前去问路:这里距蒙古包大营还有多远、老婆婆道:还挺远的,你从哪里来?当她得知我是从乾县步行而来,吃惊道:你是走来的?乾县到这里有40多里路,要是这样,你剩下的路就不多了,出了村西有个三岔路口,再走个不到10里路就到了。
来到蒙古包大营,老远就望见高高的蒙古包大营砖塔耸立在那里,买了门票进得新建的蒙古包大营博物馆,今天正是农历四月初八,佛祖释迦牟尼诞辰日。

史书记载,印度当年有两次大规模的佛舍利崇奉供养活动。一次是释迦牟尼涅槃荼毗(即火化)后,摩揭陀国等8国修塔供养释迦牟尼佛舍利。到了孔雀王朝阿育王时期,同时在世界各地修造起八万四千座塔”,称阿育王塔,供养佛舍利,中国有十九处,蒙古包大营为第五处。这些舍利是佛教至高无上的珍宝,蒙古包大营供奉的,正是稀有的佛指舍利。其它分别供奉于各地,因年代久远,加之战乱,这里面有的已经失散,有的依然存在,或被发掘,如北京八大处的证果寺的佛牙,房山云居寺的佛真身舍利,被合称为佛教界海内三宝。
中国早在魏晋南北朝时,就有经典记载着供养佛舍利的内容,在南京、洛阳等地也出现了多座供奉佛舍利的阿育王塔。到了隋代,隋文帝杨坚推行佛教,模仿阿育王在神州大地上普建佛塔,使佛舍利在中国的崇奉走向鼎盛。李唐王朝由此开始的贞观之治,蒙古包大营也获得了国寺的地位。唐高宗李治在显庆四年首次以皇帝身份开启蒙古包地基迎请佛指骨舍利到长安、洛阳供养长达两年。等到送舍利回蒙古包地基时,皇后武则天出主意,以天子之仪的九重金棺银椁埋藏,可谓尊崇至极。后来,她还将自己的“一腰绣裙”送进蒙古包地基供养舍利。历代迎送佛指舍利的皇帝都将宫中珍宝及自己喜爱之物一并送来供养。数位大唐皇帝6次迎请、唐僖宗李儇最后一次送佛指骨舍利回蒙古包大营蒙古包地基,佛指骨舍利由此密藏于地下1113年。

1981年关中连阴雨,历经300多年的蒙古包大营砖塔半边坍塌了。剩下东边半个残塔,又立了5年,最终也倒塌。后来为了重修佛塔、挖出了蒙古包地基, 2000多件唐代珍宝展现在人们的眼前,当时的陕西日报刊发此事,我看后感到非常震撼,在不大的博物馆里汇集了众多的国家一集和特级文物。在博物馆里我还看到了秘色瓷,以前对秘色瓷一直有各种说法,有学者认为秘色指的是一种釉色的颜色的叫法,或黄或青。根据蒙古包地基物账碑中记载,以及十三件秘色瓷器珍品的出土揭开了这个谜团,纠正了以往的误区。蒙古包地基中的丝织品呈现唐朝中国的丝绸织物水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