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包价格

骑行旅游夜宿蒙古包

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骑行新藏线,网络的力量让我们来自天南海北的4名车友相聚在乌鲁木齐市某宾馆。大家凌晨4点多就不约而同的起床、洗漱,分享着各自带来的干粮,5点左右悄然离开沉睡的宾馆,沿雅山北路向苍房沟路行进,感受着黎明前的黑暗。此刻街道上空无一人,偶尔有一两辆货车急驰而过。我们借着街道微弱的路灯,以不超过8公里/小时的速度,摸黑向前缓慢骑行。我熟知并探骑过这条路,苍房沟水泥厂路段窄,又是个葫芦口,6点过后进出城市的各种车辆会把这段堵塞几公里,加之路况差,雨天泥泞,晴天尘土飞扬,虽然堵不住我们,但推车通过这几公里,也会情绪烦躁的影响行程。还好,大批车辆还未向此路段涌来,我们6点之前已经顺利通过,正式走上216国道。



      一路小缓坡,但我骑行速度开始加快,始终保持10公里/小时以上的速度前行,几位车友大多首次来新疆,加之天气又好,所以见路标就停下来照相,我骑行几公里看不见时就停下来等等,当看见他们上来时就又开始前行。见后面老方赶上来了,说他俩要照相,边行边玩,就让他往前走了。老方是位经验丰富的顶级车手,他预感今天路线有难度,必须加快速度,才能到达目的地。我俩10点多到达永丰乡吃过早饭,等了1个多小时,后面俩位车友才上来。饭后他们依旧照相慢行,老方和我开始放开往前行了。中午3点多到达后峡,午饭后简单休息10分钟就赶路了。路越来越难走,一边是山崖,一边是深沟,大多路面只有同向车辆能通行,而且过后掀起的尘土什么也看不见。为了安全前行,听到有车辆经过的声音,不管是前后,都要停下来,让车通过后再走。经常会遇到转场的牧民赶着成群的羊在路上走,这时只能推车从羊群中通过,还要留意牧羊犬别突然冲上来咬。



      下午7点钟,山里的天气暗下来,到旷区了,经询问知道还有26公里坡度较大,今晚不可能按原计划到一号冰川了。这里没有电信信号,借工友移动手机与后面俩位车友联系,始终联系不上,后来得知他们在后峡出现意外,从此再无缘伴行了。旷区是国有,负责人可能经常接待旅行客,很麻利的登记身份,指定会议室休息。山里的夜还不是太冷,我们带的都是防寒睡袋,就没有支帐篷。要来开水,吃完泡面,就钻进睡袋休息了。



      早上7点,天空刚泛白,简单吃过干粮,告别旷区,出发了。没走多久,老方的后货架断裂,绑上只能勉强前行。走了一会儿,他的前胎又爆,换了再走。这26公里基本是直线上坡,难度大,下午5点我才到一号冰川。老方不愧是顶级车手,在车出现故障的情况下也比我提前1个多小时到达。



      冰川脚下帐篷旁边一位牧民正在给老方修车,这钳子、铁丝真管用,货架固定好了,已经下午5点多,今天是翻不成胜利达坂了。经沟通,修车人叫别克,哈萨克族牧民,愿意留住我们。别克今天上来,刚把帐篷架好,本想下山买些生活用品,遇到我们,又帮助修车,耽误了时间,只好明天下山了。帐篷内生起了火,顿时感觉浑身暖暖的,别克找来米,为我们煮稀饭,我把带的几个萝卜和几包榨菜也拿出来。真是饿了,喝上热乎乎的稀饭,浑身顿感有了能量。为了感谢别克,我把身上仅有的两包用来问路的烟和一包压缩饼干送给别克,老方也拿出一个充电宝给了他。旅途中本来就艰辛,能遇到上有人收留,因心存感激,切不可接受免费食宿,这样才能保持内心的美,继续踏实地完成旅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