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门新闻

你所不知道的蒙古包

    看三毛的《撒哈拉的故事》,各种克服恶劣条件的艰苦生活,却依旧深沉地爱着那片土地。她说,那种不能解释的,属于前世回忆似的乡愁,就莫名其妙,毫无保留地交给了那一片陌生的大地。

    我呆过的地方不多,为学习为工作,都真心没有不舍过。唯独这次的草原之行,这种完全脱离现实生活的梦一般的经历,让我不愿意醒来。

    来到大草原,很多人好奇我住哪,也有朋友问你那里有水洗澡吗?有人问蒙古包能拆吗?还有人担心我会不会突遭野生动物袭击。还以为我受着什么常人难以忍受的苦。我滴天你们是以为我到了个原始部落过野人生活吗?

    好吧为了满足你们的好奇心并解除你们的担忧,我想我有必要po一下我的居住环境。住的是蒙古包,睡的是榻榻米大通铺,地板是木地板,洗手间热水器24小时。


榻榻米大通铺


洗手间

    常常有一些少见多怪的莫名其妙的游客把我们的蒙古包当作参观对象,在你门前各种拍。午觉醒来推门出去总有牛马旁若无人地在你门前悠闲地吃着草。傍晚的时候我喜欢坐在门口的台阶上看书,马儿就在我身边吃草。我这个惧怕一切大型动物的怂货来到这里第一次感觉到人与自然的和谐共处,这种感觉很微妙也很舒服。


蒙古包前的海拉尔河和夕阳下吃草的马

    上面景区里的客房就不是传统的蒙古包了,而是由水泥砌成的一个个蒙古包状的小房子,和我们一样,一个小房子是一间房。不同的是他们不睡大通铺,里面的陈设已相当现代,是酒店式的标间。


客房

    不方便的地方当然也有。买东西需要到距离10+公里外的小镇西乌珠尔,快递只能寄到100+公里外的市区海拉尔,再请人带进来。



小镇上的房子几乎都是清一色的白墙蓝屋顶



所谓的小镇,其实不过是前后不到1km的两条交叉的十字路





镇上每家每户都有这么个白色围栏


    这里日长夜短,凌晨三四点日出,晚上八九点日落。是彻底的白和彻底的黑,没有城市里的路灯,太阳一落山出门就必须打手电。但奇怪的是,出门不带手机也没有手电筒的我,在10点多的夜色下浪荡在河边也一点都不害怕。似乎感觉这片土地对一切都有着博大的包容,我对它甚至有着超越对小惠安的十足的信任。

    跟人情淡漠的城市生活大不一样,在人烟稀少的草原上,似乎所有人都相互认识,谁家买了点好吃的也会招呼其他“邻居”来蹭饭。阿姨烙了好吃的饼总会招呼上面的汉子们过来吃,赵明哥捕到鱼也总不忘往我们厨房送两条,我更是天天在国良哥那里蹭吃蹭喝,每天的烤肉西瓜和现挤的牛奶他都不忘给我留一份。

    这里的气温时不时会狂降到大福建冬天的样子,衣服已经明显不够穿了。晚上睡觉需要两层棉被。我实在是难以相信自己会在这样的大夏天被冻成狗。气候干到面膜一天都不敢停,手脚仍然干到脱皮。



小伙伴们已经冻到裹棉被

    水是山泉水,没经过热水器加热直接流出来的自来水就如同在冰箱里冻过一夜的冰水,可以直接把手冻到通红。食用水是带咸味的,静置一段时间底下会沉淀出一层白白的盐。所以我只好去镇上扛矿泉水饮用。

    对我来说唯一的不方便就是看书需要打手电,因为灯光太暗。大概是没有考虑过有人会跑大草原来看书吧。但我真的是无书不能活的啊!至于网没网的倒是对我影响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