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包资讯

南京长江大桥旁的蒙古包

最近 接到一个客户 。是在南京长江大桥附近的 ,开设的农家乐小院  ,今天  就专门到哪里参观参观了  。



南京长江大桥被誉为“天堑变通途”的一座桥,可今天这上面车没开、人没行。因为大桥正在维修,公路、人行道被铁丝网和告示牌封闭。尽管如此,我也没气馁,仍想亲临大桥一观其长虹卧波的雄风,实现儿时的梦想;仍想用一支笔涂划些诗文,让笔下的文字能有一种苦涩后的回味,焦灼后的会心,冥思后的放松,苍老后的年轻,以飨读者;仍想用鼠标键盘敲出所见所闻,镌刻大桥,雕镂人心,永不漫漶。


随着 现在  社会的高速发展  ,老百姓生活 各种提高 ,越来越会 享受生活  。所以  ,农家乐开始在国内快速的发展 了 。很多 在茶余饭后  可以来农家乐品品小茶 ,聊天 ,打发时间 。

我曾有缘,在“白日依山尽”中,顶着浓冽的秋霜,登临过鹳雀楼,沾了沾唐代诗人王之涣的文气;在黄昏的江船上,借着霓虹灯的彩射,忽明忽暗,仰望过中山码头,领略了中山先生“天下为公”的意涵;还在春寒料峭的夜晚,摸到了寒山寺,在月光的照耀下,体会了一下唐朝张继《枫桥夜泊》的思绪和姑苏城外的夜景……走得远、看得多了,也会产生一些超拔的想头,这便成了我微信每天一篇的作文。我的周围,人才济济,文科的、理科的、工科的,人们心头都装着一本“了不得”的“小九九”,尤其是中文毕业的,差不多绝大多数人的心头,都回荡着很多首古代人的诗、词和散文。人们经常旅游寻景、寻诗、寻历史。有些诗,我们在孩提时代就能背诵;有些景,我们在童年时期就烙在脑海。孩子们的想象,诚恳而逼真。因此,这个楼,那个寺;这座山,那条河,早在心头自行搭建。待到年长,当我意识到有足够脚力的时候,也就给自己附上了一笔沉重的宿债,焦渴地企盼着对诗景实地的踏访,为童年、为历史、为许多无法言传的原因。有时候,这种焦渴,简直就像对失落故乡的寻找,对中小学母校废墟的查访。说实在的,我就是带着这种迫切的心情,苦旅一天,亲临南京长江大桥看了看,有历史沧桑感引发出人生沧桑感。

上中学时,我就从小广播中听说,新中国有两大奇迹,一个是南京长江大桥,另一个是林县红旗渠。

我生在林县,从小吃红旗渠水长大,当然对红旗渠并不陌生。生在红旗渠故乡,我从小就感到骄傲和自豪。红旗渠蜿蜒在太行山脉断崖峭壁之上;她以“自力更生,艰苦创业,团结协作,无私奉献”的红旗渠精神,培育出了“战太行,出太行,富太行,美太行”的红旗渠儿女,使林县中外闻名。对南京长江大桥,我是只闻其声,未见其雄,冲着奇迹,单身孤旅,我于2017年11月19日去寻访了一次大桥。

出发前,我曾在下榻的凤凰熙岸,查了查册页南京地图,确定了大方向——南京长江大桥在金陵城南边。本来在智能手机上用导航可寻道而行,可咱那双眼睛不争气,在不惑之年就花了,至今已17年有余。戴上花镜能看到手机上的字,可看路模模糊糊;不带花镜看路清楚,可看手机上的字不是黑疙瘩,就是红疙瘩。无奈,只好笨鸟先飞,走前在纸质地图上确立大方位。常言说:“不管前方的路有多远,只要走的方向正确。”路线是纲,纲举目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