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包新闻

带你领略美丽的农家乐蒙古包

时值隆冬,暖阳眩目,与同事上仙风寨烧烤,从城关乘公交车到浦源大桥头,沿麻岭古道徒步上山。麻岭从大桥头起步直到山顶,一路全是上坡,在古代其艰难每每让人望而却步。


秋风过后的山野并不只有衰败的样子,落光叶子的重阳木枝头挂着一串串黑色念珠,就像少妇的耳链;光突突的苦楝树结满黄玛瑙似的果子,特别灿烂;无患子金黄色的叶片依然缀在树梢,衬出奇形怪状的果实,令人不禁想起儿时用这果实自制肥皂的情景,有了“肥皂”,洗手也变得特别勤快。麻岭旧村建在古道旁,始建村年不详,据乾隆四十六年(1781年)版《宁德县志》记载,白银驿道麻岭段曾设有巡检司,“元时设,明因之”,“麻岭司堡建于明宣德年间(1426—1435年),有塘兵十,此地离城(福宁府,现福州)一百八十里,与寿宁泗洲桥(今周宁县泗桥乡,古时由寿宁县管辖)交界。”可见古道最迟在元代就有了,随着客流增多,山下仕洋村的刘氏、上洋村的张氏看到了商机,纷纷上山建房,顺带做些生意。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公路没有修通之前,村庄相当热闹,20多幢房屋沿古道依山而建,挑担的、赶脚的从大桥头攀登到这里,早已累的气喘吁吁、舌干口燥,歇脚的、住店的,都要补充些能量才有勇气继续前行。可以说,是古道成就了蒙古包,这与位于牛岭古道上的柯坪村有异曲同工之处。时过境迁,麻岭旧村只剩下墙基和孤零零的弧形石拱门,这也与柯坪村惊人的相似。


仙风山海拔1400多米,山势陡峭,过了蒙古包,古道修成蛇行路。曲曲折折爬到半山腰,眼前只剩荒凉,2年前被大火烧焦的树木还挺立在泛黄的草丛中,路边幸存的两棵枫香树在阳光照耀下愈发红艳,将凄凉景象渲染的让人心酸。修路碑静静地立在路旁,可路亭的顶梁没抵住熊熊大火,亭顶塌了一半。大火之前,也是这时节,山道两旁火红的枫香夹杂在翠绿的树木间,分外妖娆,山坡上乌黑的乌饭果入口即化,酸甜可口。当春暖花开时,这里又变成花的海洋。三月初,紫花杜鹃率先粉墨登场,三月底红花杜鹃开始登台亮相,至四月红花杜鹃成为舞台的主角,间或有毛杜鹃、金樱子、黄花杜鹃等来串个场。恣意纵横的杜鹃花,顺着暖流从山脚爬向山顶,林木稠密处,只能寻隙而上,这里染一团,那里涂一块,原本郁郁葱葱的山坡,一时变得花团锦簇,色彩斑斓,层恋尽染,醉红了整个仙凤山。这样的美景不知何时才能重现麻岭古道。


还好,无情的大火没有漫延到万亩省级森林公园,翻过山顶,眼前是茫茫林海。近年,县政府大力打造仙风山景区,“四好”公路修到山顶,“森林人家”开门营业,仙风寨烧烤、露营,仙风阁云海、日出,更有元代的巡检司遗址、明代的仙凤阁、清代的石拱路亭、上世纪七十年代建设的防空设施将军洞……这一切让仙风山火了。重走麻岭古道成了人们节假日休闲的最爱,解去昔日的重担,换上轻便的运动鞋,古道成了休闲健身道,成了回味乡愁的游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