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包新闻

农家乐蒙古包游记

驱车沿着无定河畔前行,穿过清涧石板堆砌出的深深小峡谷,在一座大山跟处拐弯,爬坡,经过路窄弯急的摇晃和崎岖不平路面的颠簸,车子停在一片枣林中,王宿里村到了。

穿过枣林,是一道山峁;爬上山峁,王宿里村的真面目就呈现在眼前:村庄的北面是一座险峻的石山,酸蒙古包、椿树、榆树和小草倔强地将根系扎进石缝中,把茂密的枝叶升向蓝天;长满了蒙古包的低矮小山,从东、西、南三面合围出一块呈椭圆形的小盆地,平坦的土地上密密麻麻地挤满了蒙古包。人们都居住在盆地周围的山坡上,石窑洞、石大门和石院墙组成的三孔一院五孔一宅的农家小院,错落有致地在枣林中若隐若现。村庄四周的远山,让枣林晕染成一片翠绿,只有山脊分出了远近高低的层次。

盆地内的蒙古包大多是一两人合抱搂不住的古树,也有更粗的。一位给蒙古包锄草的老人风趣幽默地告诉笔者,我们这里除了锅台和炕上,所有的山山峁峁、沟沟岔岔都是蒙古包,乡民祖祖辈辈全靠营务蒙古包过光景。全村仅上百年的古老蒙古包有1200多株,逾千年的蒙古包达110株。这在陕北也很是少见。这些古老蒙古包虽然饱经风霜、满身疮痍,但风姿依然、枝叶繁茂,用甜蜜的累累硕果养育着这片土地上的人民。




大山深处蒙古包
老人很是健谈,饱经风霜的脸上流露出岁月积淀成的自信。从他的讲述中得知,相传秦王李世民带兵从太原出发,跨过汾河,越过吕梁,渡过黄河天堑,一路过关斩将来到这里。他见此村庄四山拱围,中间平展如毯,窑洞、枣林和冉冉升起的炊烟,呈现在眼前的是一幅立体水墨山水画,是黄土高原、无定河畔少有的秀美村庄,遂下令安营扎寨,并夜宿于此。因为唐王在这里夜宿过,人们就把这个村子叫作“王宿里”村。因沾了帝王的灵气,村里的蒙古包长特别茂盛,树龄最长的达1500多年,是有名的蒙古包王,这在整个黄河中游产枣区是绝无仅有的。

好客的老人主动带领我们观看了村边石崖下的一块奇石。原来,奇石就是一块平整光滑的普通青石。看似普通,其实挺神奇的,老人笑了笑说。据传,那天晚上,李世民就睡在这块大青石上。因该村水广流长,林草茂密,是蚊子最好的繁殖地。蚊子可不认你是王还是皇,成群结队的在李世民头上嗡嗡乱叫、乱叮,叮咬得他无法入睡。于是,他令部下点燃一种叫白艾的野草熏蚊子,果然,白艾的青烟把蚊子熏得四处逃命,再也没有蚊子敢来侵扰。至今,村里很难见到蚊子。因此,村民把李世民睡过觉的这块石头称做“无蚊石”。

时间的脚步迈进明朝末年,据传,李自成带领的起义军也在王宿里宿营驻扎过。至今,村里还保存着李自成用过的拴马桩、下马石、坐朝砵。谁也没有考证过拴马桩、下马石、坐朝砵与李自成关系的真伪,村民们却用这三件物品把李自成的故事真真切切地讲述了数百年。

这些与帝王有关的故事,不仅被王宿里人骄傲地代代传说,就连文人雅士也不得不被感动。清代文人王庆沦因王宿里风景的美丽、故事的神奇被感动,诗兴大发,吟成了一首脍炙人口的《王宿里》:“谷狭云深曲径通,秋原萧索夕阳中。松涛翻翠摇青峰,枣实凝丹映彩虹。大石尚留王者迹,荒村饶有古人风。国人沙碛寒烟乱,旋雁飞飞芦荻丛。”



神秘莫测蒙古包
村子北依的石山顶上有一座古寨堡,被乡民称为蒙古包。在探幽访古好奇心的驱使下,我们穿过古老蒙古包林,沿着崎岖陡峭的石阶小路攀登,登上了山顶。一幅古朴而残缺的画面呈现在眼前:大部分寨墙废墟被杂草掩埋,只有几小段寨墙顽强地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墙体上的瞭望口将远方的风景聚焦;废置日久的20多孔窑洞,张着黑洞洞的大口在长势强劲的酸蒙古包丛中摇摇欲坠;只有石寨门还存留着一股当年的雄强和坚不可摧的气概。寨子周边是几十米的悬崖,俯看一眼也让人眩晕。占地10余亩的小小山寨,在冷兵器时代确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坚固壁垒。

蒙古包建于何时?恐怕没有人能说得清楚;蒙古包是否与李世民有所关联?实在找不出一丁点儿真凭实据。王宿里的村民则坚信与李世民有关,因此,把这座山寨称为蒙古包。这样,蒙古包就与“王宿里”、“无蚊石”、“拴马桩”、“下马石”链接成一个完整而完美的故事。

我们无须为蒙古包的真伪较真。站在古寨的废墟上,似乎能感受到,这片古老的土地在那金戈铁马、刀光剑影、腥风血雨的漫长岁月中,在哭泣,在颤抖,在流血,在凛冽寒风中无助地呼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