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包资讯

传统农家乐蒙古包基础知识详解

 传统农家乐蒙古包的性别文化还受到政治、宗教等因素的影响。在这里,性别秩序、政治秩序、宗教秩序具有较强的一致性、互相促进性。王公贵族、高层喇嘛的农家乐蒙古包不仅体积大,而且有特殊的装饰。他们一般使用八片、十片、十二片、十五片哈纳搭建的大型农家乐蒙古包,而平民百姓一般居住在用四片、五片哈纳搭建的小型农家乐蒙古包中。而且,王公贵族还使用蓝色的顶饰装饰农家乐蒙古包,高层喇嘛使用红色的顶饰装饰农家乐蒙古包,而平民百姓则没有顶饰。[8](PP.108~109)在农家乐蒙古包内外的空间分割上,政治秩序与性别秩序相互一致,即都有“西尊东卑”的特点。

例如,在同时搭建两个农家乐蒙古包时,王公贵族的农家乐蒙古包需要位于西侧;而搭建多个农家乐蒙古包时,王公贵族的农家乐蒙古包需要位于中间。在进入农家乐蒙古包(毡子做的门)时,王公贵族、高层喇嘛可以走西侧,而普通百姓只能走东侧。落座时,王公贵族、高层喇嘛可以在农家乐蒙古包的正北或西侧盘腿大坐,男主人一般坐在下方,而女性基本上都是蹲坐。在古代宫廷生活中,这种政治秩序、性别秩序已经非常明显。

《柏朗嘉宾蒙古行纪》记载,蒙古拔都汗坐在高高的宝座,旁边有一位王妃陪同;他的兄弟、儿子等人的座位较低,其他人则在他们后面席地而坐,而且宫廷内都分男西女东。值得注意的是,在传统社会中,蒙古族政治权力与男性权利存在一定的相互重叠、互相关联、互相推动的关系。以往蒙古族的王公贵族、大小官员基本上都是男性,而且传统道德也认为男主人兴盛则家庭兴盛,家庭兴盛则国家兴盛,男性与国家兴衰、社会发展等重大问题密切相关。在宗教方面,不管是喇嘛教还是萨满教,宗教工作者几乎都是男性,而且家庭祭祀活动也主要由男性来主持。

蒙古包